sinking boat

无论怎样,心里有真正的感情想要表达的时候,字里行间才有余温。少年时段的我有一堆难以表达清楚的感觉。他们管这种感受叫做迷茫。

青年的情感,不成形。被一点点变化诱发,四处流窜。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也就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样一来就把所有情绪归档了。

有点不甘心。

姑娘啊,你真傻呀

讲出来了似乎觉得好受了很多

好像没有办法写出来一点让人快乐的东西。因为我不曾真正的经历过快乐,或者说,我没有意识到我经历过快乐。

多么让人气恼的一件事。

啊,懦弱的我。

可是我总是找不对正确的方式,我一直处在极端吗?

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好想逃开这个地方,马上就逃开,逃开会不会就好很多了。

对不起,我不是温柔的人。

我是扭曲的审视着自己的边缘人。


给不怎么开心的今天和自己

前一段时间总是想要说些不重要的的话,无关痛痒的讲上几句似乎就会让自己觉得生活仍然像人讲的那样充满希望。我依然可以找到自己的重心然后好好的生活。实际上,无关痛痒便就只是无关痛痒。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有在努力的改变了,真的在努力。偶尔会有黑色的念头冒出来我也会马上制止住。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它变得更坏。不去多想,尽管我依然觉得有人在幸灾乐祸。

然后我就又看见了,自己所看见的东西与别人多么的不同。为什么全是丑恶?因为眼睛被蒙上了纱吗?

如果认真的改变仍然没有一丁点的用,那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希望自己可以跳出生活的圈子。彻彻底底的。

太多麻烦和烦恼了。。

但是大家好像活得很好,我还是没...

wake up

算是写给你的

阿兹海默

    时间的概念开始在我们的意识中变得模糊。你总是把以前的一段记忆搬到它未到过的地方,但它却在你重新拼凑之后,奇异的衔接了起来。然后就好像,我们真的像这样的生活了一生。

     一天的时间变得出奇的长。家里的灯总是无缘由的就灭了,或许是我关的,但是却不记得。然后我就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有时候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她一生都在埋怨自己不幸福的生活。我想起她时觉得好可怜。生活明明轻飘飘的浮在不高的地方,她却从未尝试去抓住。

    ...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 sinking boat | Powered by LOFTER